回到主页

像這個日本藤素要不要長期吃嗎,威而鋼批號在哪裏呢,犀利士和威而鋼和威而鋼

跳。「嚇人啊?還是要……嚇我?」我問。「等人啦!」「等人怎麼不在公司等就好?」我問。「沒事,我不等了。」我不知道自己踩到了什麼地雷,瞬間男同事的臉漲紅,快速走人。我一頭霧水。過了幾天,又是在我下班的時候,我發現一位女同事竟然躲在樓梯間哭泣。因為是下班時間,大樓警衛把安全門的燈給關了,於是我走樓梯下樓的時候只聽到哭聲,卻不見任何人影……鬼嗎?當下我真的有這種感覺。直到走近一看,才發現聲音的來源是我認識的一位女同事,而我早就嚇出一身冷汗。「嚇人啊?還是要……嚇我?」我問。「沒有啦。」「沒有的話幹嘛躲在這種地方哭?在公司裡哭不就好了?」我問。「沒事,我不哭了。」我又不知道自己踩到了什麼地雷,瞬間女同事的臉漲紅,快速走人。在那幾天裡面,我總覺得公司同仁正在進行一項計畫,類似「誰先把老闆嚇死」,或者「誰可以讓老闆嚇到尿褲子」之類的比賽,獲勝的人應該可以贏到所有賭金。當然,我想太多了。因為過了一陣子,我在下班的時候經過茶水間,原本以為理應沒有人了,沒想到卻看到那兩個參加「嚇老闆」大賽的人,正在茶水間裡激動的討論著公
所有文章
×

还剩一步!

确认邮件已发至你的邮箱。 请点击邮件中的确认链接,完成订阅。

好的